https://guanqingyou.blog.cnstock.com/index.html

个人资料

上证快讯

博客精选

日历

信息

三孩政策效果可能不及预期 但确实迈出了重要一步
2021-6-1 9:17:00
     01

  这些年,生育政策有哪些变化?

  结合这些年的人口规模的变化,生育政策也有明显的变化,从鼓励生育到节制生育,从计划生育再到放开生育。

  1960年,中国人口6.6亿。政策转变初现端倪,从鼓励生育到节制生育。

  1970年,中国人口8.3亿。关键词是晚稀少,一个不少,两个正好,三个多了。

  1980年,中国人口9.87亿。1982年计划生育成为基本国策,提倡晚婚晚育,少生优生。

  1990年,中国人口11.4亿。独生子女成为一种主流。

  2000年,中国人口12.7亿。千禧一代,民工进城。

  2010年,中国人口13.4亿。2011年“双独二孩”、2013年“单独二孩”、2016年“全面二孩”, “二孩”数量增加。

  2020年,中国人口14.1亿。鼓励生育,生育基金,二胎低于预期,2021年全面“放开三孩”。

  02

  “全面三孩”为何突然放开?

  今天政治局会议特别提到了“一老一小”问题,这是因为老龄化和少子化并存的问题已经十分紧迫:

  一方面,深度老龄化快速到来,未富先老难题亟待破局。按照国际惯例,65岁以上人口达到7%为进入老龄化,达到14%为深度老龄化,达到20%为超级老龄化。2010年65岁以上人口占比为8.87%,中国刚进入老龄化社会,2020年65岁以上人口占比为13.50%,即将进入深度老龄化,预计2030年进入超级老龄化。从老龄化到超级老龄化,中国只用了30年,老龄化进程十分迅速。特别是未来5到10年会出现人口塌陷,因为1966年到1974年是中国人口第一次人口高峰,大概有2.94亿人出生,这批人会快速步入老龄化,是一个巨大的挑战。而美国1950年老龄化,2015年深度老龄化,2030年超级老龄化,整个过程用了65年,有充足的时间备老,应对老龄化。

  另外更具挑战性的是未富先老。通常进入老龄化社会时,西方发达国家人均GDP1万美元,中国只有800美元;进入深度老龄社会时,西方发达国家人均GDP2万美元,中国约1万美元;进入超级老龄化社会,西方发达国家人均GDP 4万美元,中国约为2万美元。中国未富先老,养老金缺口压力不断凸显,养老保障问题必须破局。

  另一方面,生育率低于警戒线,少子化越来越明显。七普调查数据显示,2020年育龄妇女生育率为1.3,低于国际警戒线1.5,更是远低于国际认可的人口均衡所需的正常更替率2.1。每个家庭户的人口为2.62人,不足3人,家庭规模不断缩小,单身、丁克注意盛行。2020年新出生人口1200万人,连续四年下滑,即将跌破千万大关,不到1987年2550万人高点的一半,出生率8.50‰,是1961年(三年自然灾害)以来的最低值。

  低生育背后的深层原因,一言以蔽之,没人生和不愿意生。主要是以下四个方面的原因:

  一是育龄人口下降:育龄妇女持续减少,生育基数持续萎缩。20-34岁主力育龄妇女规模在1995年左右达到1.74亿的峰值,到2017年下降到1.6亿,“十四五”期间年均减少约620万。

  二是收入水平提高:养儿防老需求下降,女性接受教育水平提高,生育机会成本上升。

  三是养育成本上升:生产费用不断增加,生活成本逐渐攀升,“吞金兽”也不是白叫的。

  四是婚姻模式变化:婚育年龄推迟,单身、离婚、丁克普遍,家庭小型化、少子化越来越明显。

  为了应对这种结构变化带来的系统性影响,促进人口长期均衡发展,必须采取有效的措施,政治局会议放出了大招 —— 养老保障和三孩政策。

  03

  “放开三孩”会有多大成效?

  可先参照“单独二孩”“全面二孩”政策的实施效果:

  2010年出生人口1588万人;

  2011年放开“双独二孩”,出生人口1604万人,相对平稳,小幅增加16万人;

  2012年出生人口1635万人,增加31万人,相对平稳;

  2013年放开“单独二孩”,出生人口1640万人,仅增加5万人,效果有时滞;

  2014年出生人口1687万人,增加47万人,“单独二孩”效果延迟呈现;

  2015年出生人口1655万人,10年代后首次出现下滑;

  2016年“全面二孩”实施,出生人口1786万人,增加了131万人,是2000年以来人口出生最多的一年;

  2017-2020年出生人口分别为1723万人、1523万人、1465万人、1200万人,逐年下降,且这两年降幅明显扩大。

  可见,2016年全面放开二孩后,出生人口大幅增加,还是有一定的成效。虽然后面增速有所放缓,但仍有重要的信息值得关注,放开二孩后,至今全国多出生“二孩”数量达1000多万人,出生人口中“二孩”占比明显上升,2013年只有30%左右, 2017年最高达到50%左右,此后虽有所下降,但仍然高于40%。

  考虑到边际效应递减,预计“放开三孩”效果大概率不及“全面二孩”,但至少在优化生育政策、应对人口危机上迈出了重要的一步,对于缓冲中长期的老龄化问题有着积极意义,这也是应对人口老龄化的应有之举。虽然可能效果不及预期,至少表明了一种态度,给出了一种选择。

  04

  利好哪些产业?

  三孩生育政策下,以下产业会从“婴儿潮”中受益,值得关注:

  一是医药行业。短期直接受益于生育鼓励政策的辅助生殖医疗服务、生殖检测设备和仪器、新生儿疫苗接种和婴儿保育设备、新生儿相关营养补充剂等;

  二是消费行业。与婴幼儿相关的食品、玩具、母婴医疗、儿童服饰、家用汽车、教育培训等行业;

  三是房地产行业。中长期来看,三孩生育政策会影响人口的年龄结构,增加住宅需求,房地产等行业也会受益,但预计增量有限,效果不会太明显,尤其在当前地产高压调控政策下。
发表评论: